2008.06.25 巴里島 - 禍不單行

事情要從昨天晚上在Wayan咖啡用餐說起,那裡的食物不錯,每個人就有一塊完整的Pizza,另外在巴里島,可能每餐都會加點可樂,即便在台灣的我是拒絕junk food的健康主義者。

記得我提到晚上去看雷貢舞嘛?根據我推理很久的結果,整件事情的開端就是這裡:用完晚餐後,我和長柏老師跑回民宿放兩隻要價一百多萬的大貓、還有潘丹寄放我這的東西,原本以為餐廳離飯店不遠了,想不到光走回去就要將近十分鐘,回程往烏布皇宮的路程更坎坷了,吃完飯後快走兼跑,讓我的左邊腹部隱隱作痛、身體更是汗流浹背,這樣一上、一下、一左、一右,造就的是我隔天的腸胃不適、消化不良。

 

一大早跟陳治傑、王校長、寶明教官、長柏老師、潘丹去猴林看猴子,據說在八點多以前進去就不用門票,因為管理人員還沒來上班。走在路上,萬萬沒想到這樣的Bali居然會下雨,但是這群人 不願意打退堂鼓,另一方面是金錢迷思,因此勇往直前,直攻猴林。

這裡的猴子非常自以為是,若你從牠身邊走過,牠連斜眼看你都不屑,一副老大姿態盤坐在地板上,在不然就是搖搖屁股在你面前晃蕩。王校長來到這裡可開心了,一臉就是看到兄弟同伴的雀躍,這也難怪,誰叫他是我們團裡的猴子呢?

一路沿著猴林路反側的馬路望上走,一家家畫廊矗立兩側,曾經像我這樣對藝術一竅不通的人,也駐足腳步欣賞這幅美麗的畫作─百分之九十五的藍色海洋、三個人、三隻影子。這樣一張構圖簡單的畫作、一張一片藍畫作,充滿難以想像的吸引力。

我感覺到肚子相當沉重,這是一個看似使用錯誤的形容詞,但是形容我今天的狀況卻再適合不過了。我們沿路繞一圈,意圖皇宮的猴林路往飯店走,這一趟出門就是兩個小時,還必須趕著11點的庫塔行,又是必須加快腳步,甚至我在中途還嗑掉一瓶百病不生保濟丸,不過這一回似乎沒有立刻見效。

坐上前往Kuta的車子(一個半小時),好死不死讓我坐在最後一排,搖晃的相當利害,再加上陳治傑可怕的「奇怪腔調中文」猛烈攻擊,我真是生不如死。醫學報告曾經指出:「噪音會直接影響到病痛的情況」,當時我心理只想叫他閉嘴,不過他是長輩,又怎麼開的了口?我意圖趴在膝蓋上休息,卻更加壓迫到胃、座椅硬的直挺,我一直在忍耐。朦朧的目光中,彷彿看到長柏老師的座椅 前掛著剛剛在市場買百香果的袋子(裡面還有一、兩顆),我想伸手去拿,又想應該先問問老師,心理居然玩起拔花瓣的遊戲─拿、不拿、拿、不拿…拿,都已經快死吐了,我居然還在搞笑。正當我下定決心開口跟老師要袋子的時候,嘩啦~嘩啦~真是美麗的顏色,我看到很多食物傾洩在我的包包上,我很開心得到暫時性的解脫。

車上引起一陣騷動,這也難怪,因為有小朋友在車上吐了,想說這樣已經夠丟臉了,接下來我要做一件更棒的事。車子在馬路旁停下來,我拎著背包、礦泉水、幾包面紙,命苦的蹲在馬路旁刷洗背包和骯髒的手,我隨手拿起一張白紙,把擦過背包的髒衛生包起來。車子來來往往,自己真是可悲到了極點,我新買的褲子、新買的衣服、還有昨天騎單車變成黑色的小綿羊……我想我是灰姑娘。(此時距離Kuta僅剩半小時路程)

即便到了巴里島,他們還是選擇去麥當勞吃午餐,而長柏老師則是陪我去麥當勞,打算好好清洗一番。雖然老師說他先點東西,在外面等我,不過等我清洗完,他已經人間蒸發了。這裡的麥當勞很不貼心,門排上很好看的畫了隔間,右邊女生、左邊男生,結果根本只有一間男女共用的廁所;洗手台很好心的有分大人小孩,但是洗手台不在廁所裡,在別人吃飯桌子的旁邊。你能想像當別人在開心用餐時分,你居然在眾目之下拿著充滿 嘔吐味道和食物殘渣的背包在洗手台清洗,而且還洗不乾淨,虧我還把洗髮精都拿出來了,仍舊是惡臭不堪。午餐很簡單,我就在麥當勞快速點餐櫃檯點了杯柳橙汁11000盧布解決。

我想起大家約好要在Discovery mall集合,不過東找西找就是找不到在車上剛發的地圖,這才想到Kuta的地圖好像被我拿去包嘔吐衛生紙了(囧) 。憑藉著我勉強ok的破英文,一路向路人問路,好死不死經過一條詭異的街道,有個很黑的印尼人問我要不要買shirt,他也不管我說不需要,就直接把我抓進暗巷的店裡,我敢發誓我絕不是自己走進去的。他把我帶到二樓,拼命拿衣服給我看,我根本沒有想買的動機,只想趕快脫身,如果一切都可以用錢解決,那我乾脆跟他買一件衣服就閃人。我問他一件多少錢,只見到手指在計算機上靈活的運動著,接著螢幕出現的是143萬盧布,馬的,這根本就是敲詐,不對,是勒索!!最好是這種衣服要這麼貴,我跟他溝通了20分鐘有吧,還跟他講這件衣服用台幣只要150元,花了很多口舌,最後是用了5萬盧布買了一件衣服(價錢差很多吧)。不要問我為什麼不跑走,一是那裡是暗巷會被抓回來、二是同黨好像很多、三是我覺得直接走人不禮貌,最後他還想叫我買大麻,這個 可就不是錢可以解決的事了,還好我拒絕他也沒有再為難我,畢竟錢也給他賺了。(以上是都是用英文對話)

我很注重守時的禮節,應該很多人知道,所以跟我有約會的人,我都會提早一兩個小時出門,等待已經是一種習慣。因為失去map的我,深怕會遲了集合時間,因此早早就往Discovery mall前進,問了很多位警察,還在一個很多層樓梯的地方坐下來乘涼、拍了照。繼續往前走,看到Discovery hotel讓我有些遲疑,是否是路人根本也不知道,只是仗著都有Discovery來敷衍我,這一路我至少問了10來個路人和警察,來來回回走動,腳都快斷了,卻還沒找到目的地。好在讓我赫然發現寶明教官的身影,在便利店裡小聊一下,巧妙的把話題轉移到Discovery的位置(很聰明),這才讓我恍然大悟我坐著休息的樓梯就是Discovery mall前面,而且我在那邊拍了照,白走了好多的路,街也沒逛到,早知道跟文化局姐姐們一起去看高級Villa了。

Kuta有海灘,是很多外國人愛來做日光浴的場所,我說的外國人不是印尼人。在路上可以看到歐美國家的聚男美女,對他們而言,這裡真的是度假天堂,也是我嚮往的生活。有人說如果我想去海灘玩,去馬祖海灘就有了,但是我若在鐵板沙灘上趴在那做日光浴,看上去應該整個很蠢吧。外國男生似乎有先天上的優勢,還是我看到的剛好是比較帥的,他們都很適合帶太陽眼鏡,學人精如我也跑去店裡一一試帶─沒有帥勁;只有蠢勁。

 

預計前往海神廟看夕陽,根據導遊Helen說,只有印度教徒可以進廟裡,但是因為潮水的關係,我們連廟的門口都到不了,只能從下方的海灘向上仰望海神廟,夕陽也沒看到,巴里島六點快七點才有夕陽,我們五點半就閃人了,不知道這一趟去海神廟的意義何在。

晚餐在NURI’S WARUNG吃豬肋排,這一天晚餐很豐盛,而且這家店很有名,還有一店跟二店,所以訂位後不要跑錯囉。考豬肋配上當地最有名的BIG TANG BEER真的是人生一大享受,不過要18歲才能喝酒喔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http://picasaweb.google.com/liormasculine/Bali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[台北] 小六手工拉麵 科技大樓店 中式拉麵好選擇